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的孩提時代都像我們一樣,總是夢想著可以豢養一隻狗,但是爹娘總是說:等你長大、唸大學再養。

這句話,總是在我們又在路邊看到可愛又可憐的狗狗的時候,從爹娘的嘴裡蹦出來。等真的長大了,我和提姆弟又先後離家去唸大學,當然養狗的夢想就仍然只是夢想,一直沒有實現。

結婚後搬出娘家,我們住的地方和娘家只有步行不到3分鐘的距離,出入還是同一條巷子。當然也就理所當然的每天下班就往娘家跑,等吃了晚餐,跟爹娘話話家常之後,再打道回府。

某天,早上在巷子裡看到一隻像是哈士奇的狗狗到處閒晃。住在這裡已經很久,從來沒看過這隻狗,看起來也不像是附近住家養的狗。牠朝我搖了搖尾巴,我打算再觀察一下。晚上,從娘家吃完飯回家,看到牠仍然在閒逛,用看起來極為哀怨的眼神朝我又搖了搖尾巴。嗯~難道真是一隻流浪狗嗎?若是真的,看他的毛還頗為平順,應該是才剛走失的。我觀察牠一、兩天,確認牠真的是一隻流浪狗,而且是一隻總是特別朝著我搖尾巴的狗。小時想要養一隻狗的念頭又回到我的腦海中,這應該算是天意吧!

養狗這件事,現在已經搬出娘家,不需爹娘同意。本來以為如此就會順利成功,畢竟老公也算是愛狗人士,以前在學校也揀過流浪狗(註1)。沒想到老公並不贊成,他覺得在公寓養狗是一件很慘忍的事。狗,尤其是這種不是小型狗,就是要給牠去跑、去跳的空間。一天只能定時散步幾次,對狗而言是一件可憐的事而斷然拒絕。雖然不能養牠,但也不忍心看牠就這樣在街頭流浪,唯一的做法是幫牠找一個主人,讓牠不至於無家可歸。

心意至此,先把牠帶回家免受風吹日曬吧!說要帶回家也沒那麼簡單,牠在外流浪許多天,身上必定有些跳蚤,也不知道有沒有生病,就貿然帶回家絕對不是明智之舉。還好在附近找到了一家獸醫,雖然不是太遠,還是要開車才能到。本來以為要帶牠上車會受到頑強的抵抗,況且雖然牠一直用哀怨的眼神看我,但終究不是一隻小小狗,我還是會害怕牠做出什麼舉動。因此,找了提姆弟跟我一起,把這隻狗兒帶上車。一開始,牠還很願意跟著我走,但是一看到車子,馬上釘住不肯上去。我和提姆弟連推帶拉的把牠塞到車上(牠還真是好脾氣,兩個陌生人這樣惡搞,還不以為意)。

獸醫幫牠做了檢查,原來是隻狗妹妹,沒有晶片,也沒有心絲蟲,我們請獸醫幫牠打了疫苗。家裡還是難以安置牠,所以先把狗妹妹寄放在獸醫診所,拿著狗妹妹的資料回家上網替狗妹妹找個好人家。

當然囉,好人家也不是一時半刻可以找到的,放在獸醫那裡一天也要花不少錢,還是先帶回家吧!只是白天我要上班,可不敢讓狗妹妹一隻狗在家,恐怕回家就天翻地覆了。跟爹娘商量,白天讓狗妹妹寄養在娘家,等到晚上再帶回家。其實爹娘也是愛狗一族,以前還沒我們這些小孩之前也養過狗,之後忙著養小孩再也沒精神養狗,現在幫忙顧顧狗妹妹還不成問題。

就這樣,我們又半推半拉的把狗妹妹塞到車上帶回家。獸醫說,狗妹妹對上車這麼抗拒,應該是因為主人帶牠出來,然後走失(或是被丟掉),導致牠上車很排斥。把狗妹妹帶回家了,沒想到狗妹妹竟然不喜歡上下樓梯,我們要抱著牠上樓,狗妹妹重量不輕呢!

白天,上班時就請爹娘代為關照。我娘說狗妹妹還算乖,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中間爹娘去市場,留狗妹妹在家。爹娘回來時,赫然發現狗妹妹跑去廁所躲起來,可能是不適應新環境心中害怕吧。晚上帶牠回家,我沒辦法跟狗一起睡覺,請狗妹妹睡在餐廳。一個晚上就聽到狗妹妹低聲嗚咽。對不起狗妹妹,妳是很可憐,但是我不能跟妳一起睡!

最後,幫狗妹妹找到了一個主人,在台北縣,是獨棟的,還有一個小院子。主人本來就養了一隻狗,夏天會給狗開冷氣,看起來會是好好對待狗妹妹的好人家。我和提姆弟把狗妹妹送去新主人家,我們要離開時,狗妹妹一直掙扎著要跟我們一起走。雖然狗妹妹只在我們家住了兩天,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特別跟新主人交代,哈士奇是路痴又愛玩,出門時千萬拉好繩子,不要讓狗妹妹又成了流浪狗。

    全站熱搜

    may6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