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早上娘接了通從南京打來的電話,說是要找老爹的。

這個時候從南京打來的電話,準是大事。娘二話不說的把電話遞給老爹:表姑往生了。當年我剛結婚,老爹帶著我和老爺回南京去看爺爺的時候,與這位表姑有過數面之緣,她還帶著我和老爺去好幾個地方觀光。過了幾年之後爺爺往生,現在表姑也往生了,我再也沒踏上南京一步,那次行程是這生中與他們僅有的相會。

老爹是從大陸來的流亡學生(所指的因為國家戰亂,因而顛沛流離最後流浪在海外或其化國家的學生),跟著學校隻身一人來台灣,之後運氣不錯與也在台灣的表姑和表叔聯絡上。一直到政府開放大陸探親,老爹才終於再度踏上故鄉的土地,探視年邁的爺爺以及久未謀面的大伯和叔叔,也替早已往生的奶奶修了墓。有的時候我們不免嫌老爹脾氣壞、修養差,但也不免為了老爹前半生的歷經戰亂的顛沛流離、離鄉背井而心疼。

其實對於自己的雙親是來自對岸,我並沒有什麼很深刻的體認,頂多是沒有父親那邊的眾多親戚。但是曾經到新竹眷村替老爹探訪老兵的朋友(還是遠親?不記得了),看到破舊的眷村房舍中垂垂老矣、仍舊單身的叔叔伯伯們,心裡的難過常常要過了好幾天才能平復。這些當初相信著很快就可以回大陸的年輕人,直到年邁,才發現就這樣孤獨的度過了一生歲月。伯伯甚至說可能哪天往生了,也不會有人發現,聽得我泫然欲泣。

希望這種因為戰亂發生的悲劇,不要再繼續上演了。




    全站熱搜

    may6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