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這個月4日到11日去德國。

早在老爺出門前,我就開始對家裡的兩小行前教育:爸爸要去德國一個星期,以免老爺出國後,兩小三不五時找我要爸爸。

老公是坐晚上11點多起飛的飛機,從台北直飛德國法蘭克福。早上,還是照平常的行程走。早上帶小孩去玩水、下午午睡,還吃了晚餐。然後就到了出發的時間。不知道是老大年紀比較大,還是個性使然,多多一聽到爸爸要出門,眼淚都快噴出來。跟著我陪老爺去等公車,甚至還說要陪爸爸去松山機場等客運。而妹妹,只顧著看著電視,連說再見都要提醒她。

老爺出國後,本來說好要打電話回來的,但基於種種原因並沒有一通電話。所以,每天早上,多多就問我:爸爸昨天打電話回來了嗎?深怕他在睡覺時錯過了爸爸的電話,然後問爸爸還有幾天才要回來。妹妹則完全沒有問到,我幫她找的藉口是大概在哥哥問的時候,已經聽到了答案。

7/10晚上多多還拼命追我問爸爸到底幾點回家。關於這點,我實在很難回答。最後只得跟他說,飛機是6點25分到台灣,但是還要領行李、出關、搭客運、轉公車,最後幾點到家我不知道,不過一定會在午餐前到。

沒想到,我們8點多還在替游泳課準備東西時,我聽到開門的聲音:老爺回來了!

我一說爸爸回來了,妹妹馬上從沙發上跳下來,飛奔衝進老爺的懷裡。這傢伙,這幾天完全不見她問爸爸,老爺一回來卻是這麼熱烈的歡迎,老爺心裡大概感動到不行吧。多多則是最近耳朵不太好,沒發現爸爸進門,跟他說爸爸回來了,他也馬上放下手邊的東西,給老爺一個大大的擁抱。

家裡每個人都抱完後,老爺開始分派禮物:兩個小朋友的是小玩具,我的則是一盒巧克力。



這盒巧克力只有6個,在盒子上方那個就是。因為:自己變胖不如大家一起胖,因此我把它帶到辦公室,跟眾家美女分享。

跟這盒巧克力綁在同一個塑膠袋裡一起賣的,是一個美女的擺飾。



這個擺飾的下方寫著「Empress Elisabeth(1837-1898)」。上網查了,原來這位可是當時的歐洲第一美女,暱稱為「Sisi」(相關資料請按此)。欸~明明老爺是去德國,為什麼帶回來卻有著奧地利皇后的巧克力?無論如何,老爺的心意我收到了!!

妹妹一看到這個擺飾,馬上大聲抗議:為什麼媽媽的公主這麼大,這麼好~我好聲地安慰她,可以把這個公主借她,但是她要好好保管。妹妹一聽,大樂,說要把老爺帶回來送她比較小的公主擺飾送我。結果,老爺回來的隔天,妹妹就一失手,把公主摔在地上,公主應聲攔腰折斷,這不過是她來我們家的第二天。




接下來,是我列單子要老爺帶回來的東西。



最左邊的台灣有在賣,叫做德國萬用油。其實就是薄荷油,據說聞起來很像是白花油,但不刺鼻。中間的是德國Heel藥廠出的乳膏。看它盒子上有一個在跑步的圖,就知道跟運動有關,而且據說(對,又是據說)對於瘀青非常有效。再據說,Traumeel要買德國藥廠的,效果比美國藥廠做的好(這完全是道聽塗說,律師不要來找我)。右邊的是Bach急救花精的乳膏。我第一次知道這個乳膏,是多多幼兒園的園長介紹的,這條也是孩子們念的幼兒園必備的藥膏。

另外,還麻煩老爺特別買一些小東西,等下次玩踩踩樂就可以當禮物囉!!

    全站熱搜

    may6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