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我的經驗,應該說是很慶幸不是我的經驗。我本就是個粗線條,這款事當然最好、也不要找上我。

我在新竹唸書時,有位同室而居長達6年之久的室友Selena。Selena從小就是個特異功能人士,對於另一個空間的居民可說是見多識廣、見怪不怪。當我們同居一室之後,她的累積經驗值仍在不斷增加中。而我,雖然沒見過什麼靈異事件,但也算是從小被鬼故事嚇大,對於在她身邊、聽她敘述發生在我們共同居住的地方的靈異事件,老實說,心裡真是毛毛的。

第一次事情是這樣發生的。當時,我們還是大一新鮮人,大家離鄉背井來唸書,很新鮮的搬進了女生宿舍,正準備開心的展開讓人充滿憧憬的大學生涯。開學後沒多久,Selena神色凝重的召開室友大會,宣布她昨晚「見鬼了」。據她的描述,再另一個空間的一位男士,昨晚深夜,輕飄飄的進入我們的房間,上飄到她上舖的床腳,停在那裡凝視她。看她活靈活現的敘述是從哪裡進入、行經路線等等,不由得讓人背脊發涼,恐怖的程度不亞於樑上君子半夜登堂入室。那個週末Selena馬上回家去某某寺廟求了一張符貼在寢室大門的旁邊。

所謂有一就有二。第一次事件發生沒多久,大約一個月左右,Selena的經驗值又累積了。Selena一早起來就追問大家半夜有沒有聽到怪異的聲音,像是有人拖著重物爬著無窮無盡的樓梯,但始終沒有碰到我們的房門,聲音其大,害她徹夜難眠。我們其他三人面面相覷,我們可是一夜無夢,哪有什麼聲音啊!這次與上次有所不同,上次是進了房間,可能這次有Selena求來的符的保佑,終究是沒有進來。儘管如此,平常是惡人的我,惡大膽小,大學整整四年,從來不敢在週末的晚上一個人在寢室過夜。

每一年換寢室房間時,Selena總是不忘在新的寢室房門上貼一張符。接下來的日子,有很長一段時間的西線無戰事,本來以為可以這樣等畢業,沒想到,常常事情發生在我們都放鬆警戒的時候。

好像是大四的時候,那是一個悠閒的下午,正好我和Selena都沒課在寢室裡。寢室的擺設四張書桌連在一起,一邊靠窗,面對牆壁。我還記得我坐在書桌前,努力的K著書,Selena的位子與我中間隔了一個位子、靠窗,正趴在書桌上小憩。大約3點多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抬起頭看了Selena一眼並看了一下時間,我對自己這個舉動其實有點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要看Selena一眼,當時的情景到現在還歷歷在目。過一會兒,Selena醒了,問我剛剛是不是有看她,並問當時是幾點。真是太神奇了,Selena怎麼知道我剛剛有看她?Selena才娓娓道來說剛剛她是被壓,一直想要起來但是沒辦法,她很清醒但是動不了。突然在我說的那個時間,”那位”走了,她才慢慢起身。Selena說是因為我看她一眼,才把”那位”趕走。到底Selena不能起來是因為醫學上的解釋,還是真的確有其事,是無法可考,但總是覺得很玄、很毛。再過一個週末,靠窗那邊的牆上,也貼上了Selena帶來的符。

之後,我繼續與Selena同居直至碩士班畢業,這段時間Selena再也沒有再寢室碰到靈異事件的紀錄。這三次發生靈異事件的當下我就在現場,對於膽小的我來說已經夠了,再也不希望碰到其他的。



網頁瀏覽人次

    全站熱搜

    may6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