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放連假,我們沒有回中部,也沒有烤肉。

開始連假的那晚,也就是9月21日晚上,大部分的人應該是興高采烈的盤算著要怎麼過這個本年度算是最後一次的大假期了。雖然本來老爺早在上一個星期就宣布這個週末,他得趕兩篇會議文章,因此不預期可以去哪裡玩。沒關係,我心裡盤算著,就算沒有什麼行程,有婆婆上台北,加上小姑的幫忙,相較於之前老爺一個多月的周末都去上課,丟下兩個孩子在家裡給我,這個大假期我應該可以輕鬆愉快吧~

會發文表示答案當然並沒有。

星期六的凌晨,多多睡不安穩,翻來翻去。翻到我身邊,伸手摸一下,哇!發燒了!早上,多多懶洋洋的賴在床上,這當然是發燒的關係,趕快去接婆婆之前帶去看醫生。一路上,多多又說肚子不舒服,當然一併跟醫師報告。醫師聽聽多多的肚子,看看多多的喉嚨,說:這是腸胃型感冒。雖然還沒有吐或是拉肚子,但是醫師按壓多多的胃部,多多說會痛。為了防範於未然,因此還是要求必須節制飲食。腸胃炎的標準作業程序不外乎:禁止奶、蛋及蛋白質、飲食清淡。因此,多多過了兩天吃白飯、白吐司的日子。

我向來很討厭對這種半夜要起來餵藥的差事,所以基本上除非醫師再三交代,半夜我是不會起來餵藥的。但這兩天半夜,多多總是在藥效過的時候又燒起來,一發燒就睡不安穩,總是得要起來吃一次藥。而這兩天總是在藥效過時,開始病厭厭的靠在沙發上,而在藥效作用時,皮得跟隻猴兒一樣。

兩天過去,星期一早上多多正雀躍著奶瓶可以重回他的懷抱。早上,我又帶著多多去看醫生了,而且還加了一個妹妹。多多在星期天晚上要睡覺前,鼻塞得嚴重,哭著說無法呼吸;早上6點起來吃過一次藥,當時,發燒中。而妹妹,也在兄妹倆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原則下,一起流鼻水。

醫師看了多多和妹妹狀況,兄妹倆都有濃鼻涕,多多又比妹妹嚴重些,兩人都算是急性鼻竇炎。我跟醫師說多多6點多有發燒吃了藥,但是當下的體溫大約是37度多,而妹妹是正常。醫師沒有再幫多多在藥裡加退燒藥,我深覺不妥,跟藥師多拿了三包退燒藥,藥師說如果發燒可以跟一般的藥一起餵,間隔6小時。

看完醫師,我們去京華城逛。逛著逛著,多多喊冷。說實話,我真的很納悶明明人不多的百貨公司為什麼要把冷氣調得這麼冷。多多說冷,我也很冷。摸摸多多的額頭、脖子,溫度都還好,幫他買了件外套給他穿。在吃午餐時,多多已經是滾燙了,離上次吃藥約6小時,真的是藥效一過體溫又往上飆。回到家一量體溫,39.8度,吃退燒藥!到了傍晚,6小時一過,多多又發燒過39度。我實在很擔心,打電話去診所問,小姐說離多多開始發燒算起還可以接受,大概還會燒一天,要我再觀察。

星期二早上,再度拎著小孩去拜訪醫生。打著以去吸鼻涕為藉口,實際上是要再請醫師看看多多的狀況。早上,多多體溫果然又上升,只是程度已經比昨天稍好,只有38度多,我故意不給他吃退燒藥,免得醫師誤判狀況。醫師看了多多的喉嚨,答案揭曉。多多的扁桃腺有許多小白點,「化膿性扁桃腺炎」。醫師加了幾樣藥,跟著前一天的藥一起吃。果然,星期二整天,多多終於有了活力,但這也是假期的最後一天了。

而我,在他生起病像條蟲、病好了像條龍,不是在照顧著攤在沙發或床上的多多,就是排解被病好了大半的多多不停捉弄著妹妹間的紛爭。這個假期,還是真累人啊!




    全站熱搜

    may61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